出租车司机日子不好过 月收入降至4000元左右

1评论 2016-03-30 10:26:06 来源:新金融观察报 作者:刘君 刘杰 郝一萍 如何判断星期六买点?

  施行了18年的《城市出租汽车管理办法》废止了,下一步究竟要怎样走,现在还是个未知数。就在这种不确定中,出租车和专车司机都对未来充满了忧虑,内心时时刻刻都在煎熬。出租车与专车,一个是传统商业经济的产物,一个是现代商业模式的宠儿,在这场变革中,却都要经历阵痛期,最终的目的是彰显公平,达到利益的平衡。

  出租车日子艰难

  这两年出租车司机的日子是不是不太好过?答案是肯定的。

  上个星期五晚上6点,天津南京路上,车来车往。今年刚刚40岁的出租车司机梁师傅的车里不断传出滴滴打车的报单声,但自觉位置不太合适的他并没有抢单。他只能一边驾车前行,一边搜寻着路边打车乘客的身影。

  对于梁师傅来说,去年5月份前,就算星期一非早晚高峰时段,在南京路上拉个乘客都不是什么费劲的事。然而,专车来了,梁师傅的工作节奏乱了。

  “原来我每个月能挣6000多块钱,而且挺轻松的,现在只有4000来块钱。”梁师傅对新金融观察记者说,“订单补贴越来越少了,而且专车比我们便宜很多,现在路边招手打车的乘客明显地少了。”

  梁师傅说,他经历了好几次看到路边有人招手,却不是要他停车的尴尬。

  “现在打出租车的少了,所以看到有人招手我就赶快停过去。但停过去之后,发现对方和我并没有眼神交流,眼睛还在看着后面的车,并且不时地看几眼手里的手机核对着什么。”梁师傅说,“我从倒车镜看一眼后面的私家车,心里就感觉空落落的。”

  专车有补贴,价格还低,这给出租车行业造成了很大冲击。在梁师傅眼里,一边是自己口袋里的钞票明显变少了,一边是马路上变得越来越堵了。“本来就堵,现在这么多私家车上路运营,简直是太堵了。”

  梁师傅从2003年开始从事出租车运营,当初是借钱买车,一跑就是13年。

  他对新金融观察记者说,尽管近年来出租车牌照升值了很多,但对比生活水平,却并没有太大的提升。“当初我买车的钱可以买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但现在,即便把车卖了,可能也就够交个首付的了,更何况这就是我营生的本钱。”

  现在梁师傅每天都会看新闻,凡是有关出租车和专车的新闻他都要点开看一看。“每天心都悬着,就怕专车彻底压倒我们。”

  而在天津以外的地区,出租车司机的焦虑要更加明显。

  在北京开出租车的老杨,平均每天工作至少10个小时,“前8个小时都是在挣‘份子钱’,只有后面的2个多小时拉的活儿才能算是自己的收入。”他对新金融观察记者说。

  从原则上说,出租车企业和司机,根本利益其实是一致的。但是,在一致利益背后,也时常会有各自的“小算盘”,毕竟,一旦市场波动,谁都希望首先保证自己的利益。

  在现行的出租车管理体制中,大多数出租车司机的话语权可谓少得可怜,不但要被高额的“份子钱”压得喘不过气来,还常常被公司抑或车主克扣政府给予的燃油补贴等等。

  “我们现在真是挺难的”,不在同一个城市的梁师傅和老杨,都说了同一句话。

  专车难以为继

  统计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专车市场交易规模增长迅猛,从一季度的41.4亿元增长到四季度的132.7亿元,2015年全年专车交易规模为370.6亿元,表现出了强劲的增长态势。预计在2016年,中国互联网专车交易规模将达559.3亿元,较2015年增长50.9%。

  专车得以如此迅速扩张靠的是烧钱补贴。

  曾经家喻户晓的滴滴、快的补贴大战,在烧掉20个亿之后以合并告终;去年,优步称向中国投入了10亿美元,其中大部分用于补贴。

  如今告别了野蛮增长,曾经“败家”的专车平台开始找回理智,拿着钞票的手也随之收紧。从最初的每单奖励数十元,到需要上交管理费,这是一个行业走向成熟的必然趋势。

  但这也势必会造成资源上的流失。

  在事业单位上班的赵磊(化名),曾经还是一位专车司机,他在今年春节后就没有再跑过专车,根本原因是补贴少了。

  “专车的补贴越来越少,我这种业余跑跑的根本合不上来。”他说。

  据悉,他所注册的优步,曾经在烧钱巅峰时期,每单补贴可以达到30元,而如今,每天则需要跑够X单才可以得到XXX元的奖励。

  有专车司机告诉过新金融观察记者,每天跑够20单,往往需要将近10个小时,达到平台要求的工作量,对业余跑活儿的专车司机来说,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现在业余跑跑的就像雷锋一样是做好事,”赵磊开玩笑说,“如果没有奖励,我这一天基本就是白干,不是雷锋就是太闲了。”

  像赵磊一样“金盆洗手”的专车司机还有很多,留下来的大部分是全职专车司机,降低补贴的结果将使专车司机逐渐步入职业化。

  交通部部长杨传堂曾表示,如果私家车提供以盈利为目的的服务,便涉及公共服务和客运安全,必须接受法律法规的制约,私家车必须通过一定程序转化为合规的营运车辆后,才能从事经营性的运输服务。节假日、通勤期间不以盈利为目的、以友好互助为目的的顺风车和拼车,将得到改革支持。

  目前国内专车模式主要分为两种,一种是主要依赖私家车的C2C模式,包括滴滴快的、优步、易到,另一种则是以全自营车队投入服务的B2C模式,包括神州专车、首汽约车。虽然前者占据着专车市场中较大的份额,但在业内人士看来,C2C模式因为对私家车的过度依赖,将面临更大的政策风险。

  咨询公司罗兰贝格近日发布的《中国专车市场分析报告》指出,全产品线覆盖的滴滴快的积累了规模最大的用户群体,但由于以大量社会私家车加盟为主,逐步对接租赁公司车队,车源存在一定的政策风险。优步稳步推进,却同样由于车源以私家车为主,非专车类业务占比极高,面临的政策与监管风险最大。易到后起追逐,绝大部分为社会车源加盟,非专车类服务占比50%,也面临较大的政策与监管风险。

  而与之相反的是,在当前国内网络约租车市场主要平台运营商中,以全自营车队投入专车服务的神州专车所面临的政策与监管风险将是最小的。

  在易到CEO周航看来,出行领域是共享经济的最大风口。

  他预测,未来的交通负荷中,公共交通大概会占到40%,私人交通会从现在的超过50%回落到30%左右。

  “中间巨大的市场机会就留给了共享交通服务这个新的产业。通过分享,我们可以让全社会的资源,通过市场化的机制流动起来。”周航近日在博鳌亚洲论坛上这样说。

  博弈难题

  3月21日,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同交通部联合发布了关于废止《城市出租汽车管理办法》的决定,标志着这部于1998年2月1日正式实施的法规也被画上了句号。

  实际上,在2008年出租车管理权限划归到交通部下辖后,这部管理办法就处于一个尴尬的位置,“令从多门”的体系也备受争议。2015年元旦,交通部正式实施了《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规定》后,新老交替的信号也越发明显。

  “放管结合”的理念推出之后,出租车改革势在必行,这一趋势也得到了高层的回应。今年两会期间,交通部部长杨传堂针对出租车改革发声,他表示今后的出租车行业将朝经营权转向无偿、有期限使用,中小城市或可适当放开出租车数量管制,“份子钱”需要多方协商裁定等方向改革。

  “从目前释放出来的信息看,减弱行政权力对于市场的干预力度,已然成为大势所趋。”两会之后曾有业内人士这样表示。

  在随后交通部的表态当中,这一观点也被证实。

  交通部在两会期间接受采访时表示,出租车改革需要坚持三个原则,一是坚持把是否促进经济社会的发展、是否给人民群众带来实实在在的获得感,作为改革评价的标准。二是坚持充分考虑各方意见,统筹兼顾各方利益,取得改革的最大公约数。三是坚持循序渐进的原则,妥善处理好改革发展与稳定的关系,充分考虑到地区差异,给予地方政府充分的政策空间和自主权。

  对此,浙江工业大学教授吴伟强表示,这是一个去行政化的信号,住建部和交通部废止《城市出租汽车管理办法》,更为清晰地表明这实际上是在为出租车的市场化改革。“两会中交通部的发声,说明本次改革的趋势将会因地而异,根据不同地区的市场情况区别调控,我非常期待后续改革方案的出台。”吴伟强说。

  历经18年的法规被废止,行业内热议的焦点聚集在“份子钱”上。

  业内普遍认为,随着社会的发展,“份子钱”没有与时俱进,其弊端日益显露且没有及时调整,已经不适应新形势,改革势在必行。

  交通运输部管理干部学院政法主任张柱庭表示,改革“份子钱”的制度,由过去的政府调控改为由企业或者行业协会与驾驶员或工会组织来平等协商,并鼓励、利用互联网技术来构建企业与驾驶员的利益分配,或许将是未来的一种趋势。

  “劳动法和劳动合同制度实施后,让驾驶员单向交‘份子钱’而没有最低工资保障;‘份子钱’不透明,没有将缴纳国家税收、各种保险、企业成本、折旧等明示,‘一包了之’的做法过于简单粗放。这些方面或许将成为未来改革的重头戏。”张柱庭直言。

  实际上,在新政信号放出不久,各地就已经纷纷实施了新的措施,其中不乏重磅举措。

  深圳市交通运输委员会不久前公布了“出租车行业简政放权保障驾驶员合法权益四项措施”,其中就包括改革月缴定额(份子钱),额度将由企业与驾驶员协商确定并鼓励企业建立与驾驶员利益共享风险共担的收入分配模式。

  对此,深圳市交委客运管理局调研员俞力表示,按照国家出租车行业改革的要求,深圳新增的出租车经营权全部无偿使用,已有牌照逐步过渡到无偿化。“深圳有偿使用牌照获得途径多种多样,每一批车辆、每一家企业的牌照有偿使用费都不一样,该成本则摊入到每个月的‘份子钱’里,最高为3000多元。” 俞力说。

  同时,上海也试水成立出租汽车驾驶员服务社,解决“个体户车”挂靠难的问题。杭州则整合多家出租车公司成立出租汽车集团,探索“互联网+出租车”模式,把服务质量作为一项重要考核指标。

  一边是出租车行业要降低“份子钱”的高呼声,一边是专车合法化落地后究竟要面临哪些管束。总之,这场关于出租车与专车之间的利益平衡,终究要经过几番博弈。希望,最后的结果,不论对出租车还是专车,都能彰显公平。

关键词阅读:出租车

责任编辑:刘洋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