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上新停滞、销量急速下滑!一汽通用成立10年后已悄然解散

1评论 2020-08-28 09:02:55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龙头股,这样抓!

  每经记者 李硕每经编辑 孙磊

   日前,据媒体报道,一份一汽通用轻型商用汽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一汽通用)内部聊天记录流出,显示该公司工会下发了将在7月28日召开第一次职工代表大会的通知,但一位内部员工在收到通知后却称:“第一次职工代表大会就把公司整没了,公司职工代表大会一共就开一次呗。”该员工的上述言论引发了业内对一汽通用或将解散的猜测。

  图片来源:网络

  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调查,事实上,一汽通用已经不复存在。启信宝数据显示,2019年10月29日,通用中国撤出合资公司,一汽通用也由此成为一汽股份100%控股子公司,并更名为一汽轻型商用车公司。

  公开资料显示,一汽通用成立于2009年,注册资本12亿元人民币,由一汽股份、通用汽车中国分别持股50%,主要业务为轻型载货车类、轻型客车类及相关总成、零部件的研发、生产、销售、仓储、出口及物流。

  值得注意的是,合资公司的经营期限为30年,但就在距合资经营期限尚有20年的2019年,通用中国选择从该合资公司中撤出,结束了这一几乎被人遗忘的短暂合作。对此,《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向通用中国方面求证,对方表示目前没有更多信息提供,以公告为准。

  记者发现,在一汽集团的官方网站中,无论品牌亦或产品页面均已没有一汽通用及相关产品展示。此外,一汽通用曾经生产的悬挂解放车标的轻型卡车也不在解放品牌的产品库中。而一汽通用品牌的官方网站已无法打开,官方微博也已没有任何内容。

  布局,不谋而合

  时间拨回到2009年。

  彼时,通用汽车对中国商用车市场伺机已久。在2000年左右的时候,通用汽车就希望将雪佛兰品牌旗下的“Blazer”SUV以及S10皮卡引入中国,但因种种原因并未成功。随后通用汽车将商用车引入中国的希望转至五十铃旗下产品。2009年6月1日美国通用汽车正式申请破产之后,通用汽车将商用车带入亚洲市场的意愿更加强烈。

  彼时,一汽集团也在为做大轻型商用车体系寻找机会。当时,一汽解放聚焦中重型商用车,一汽奔腾、夏利、红旗等品牌主攻乘用车市场,虽然一汽轻型商用车有一汽云南红塔和一汽哈尔滨轻型车厂等分布在全国各地的生产基地,但由于缺乏资源整合,轻型商用车一直以来都是一汽集团的短板。数据显示,在产销规模上,2008年一汽轻型商用车低于福田、东风、江淮和江铃,排名全国第五。

  2009年8月30日,一汽集团和通用汽车在长春宣布,“一汽通用轻型商用汽车有限公司”(即一汽通用)挂牌。对于一汽通用的诞生,彼时业内认为这是一汽与通用汽车在轻型商用车产品布局上的不谋而合。

  一汽通用成立后,双方也确实决定大干一场,其专门在青岛成立了一汽轻型汽车公司作为管理总部,同时将一汽红塔和一汽哈尔滨轻型车厂收归到旗下进行整合。根据此前一汽通用官方的介绍,其三座工厂加起来的年产能可以达到20万辆。

  在合资公司成立后,一汽通用先后推出了皮卡车型坤程,中轻卡F330速豹,轻卡S230公狮等多款产品。一汽通用也在成立之初立下了宏伟的销售目标:2008年年销8万辆,2010年年销16万辆,2015年年销30万辆,并最终成为世界第一的轻型商用车企业。

  公开资料显示,合资公司成立当年,一汽通用产销规模较合资前的一汽轻型商用车提高了42.4%,行业排名也从第五位上升至第四位。2013年,一汽通用年销超过6万辆,实现7.12%的同比增长,这是有记录可查的一汽通用年销量“最高峰”。

  发展,问题丛生

  几乎没有人预料到,一汽通用的衰落会如此迅速。

  在经历了短暂的高光时刻后,一汽通用便发生了工厂停工事件,产品上新停滞、销量急速下滑、营收巨额亏损。几年时间内这家轻型商用车合资公司便淡出了人们的视线。

  特别是2012年,一汽通用云南曲靖生产基地发生的大规模停工事件,对这家公司影响颇深。据当时一汽通用员工曝料,云南曲靖生产基地高层擅自利用厂内土地建造商品房并对外销售,将通用方面投资资金转移到总部,最终导致罢工事件。

  尽管该罢工事件最终被平息,但一汽通用总部与地方分厂关系协调和文化融合问题,以及工厂的经营状况等问题并没有被妥善解决。彼时,一汽通用高层也直言合资公司面临最大的挑战就是融合问题。2013年,相似的事件又在一汽哈尔滨轻型车厂重演。

  此外,一汽通用的产品在高光后也未有太大起色。据了解,2013年一汽通用曾寄期望于自家拳头产品F330速豹实现销量突破,但因国四全面推行等原因,F330速豹的销量未达预期。后续S230公狮等产品的推出也渐渐“无声无息”,直至再无新品上市。

  数据显示,2015年,一汽通用坤程皮卡的年销量仅为163辆,且多年未进行改款,如果按照最初三家工厂20万辆的年度产能来计算,生产2015年销售的坤程皮卡车时间还不足半天。一汽通用相关人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合资公司成立3年时间内,企业每年经营性亏损都在三、四亿元。此后,一汽通用的营收情况便无从查询。

  2015年,一汽通用曾被传出或将面临通用撤资后解散的消息,对此双方均未给出回应。在一汽通用的贴吧和论坛中,员工的言语透露着对企业未来走向的担忧和不满。“主要的收入就是给大众代工,但大众要求越来越严格,现在代工任务越来越少,大家都在‘耗着’。”一位一汽通用的员工这样写道。

  分手,为上市让路?

  启信宝数据显示,2019年10月29日,通用中国从一汽通用中撤资,这意味着短暂存续10年的一汽通用宣告消亡。截至记者发稿,一汽与通用方面均未对结束一汽通用合作相关事宜予以回复。

  业内人士分析认为,一汽通用的解散首先与产品市场表现不佳有关,同时双方在各自领域的布局变化也是其“分手”的一大主因。

  早在2011年,一汽集团主业改制成立中国第一汽车股份有限公司时,一汽集团就做出了在成立5年内通过资产重组或其他方式整合所属的轿车整车生产业务,以解决与一汽轿车同业竞争问题的承诺。

  今年4月,一汽集团完成对一汽轿车与一汽解放的资产置换,一汽轿车正式更名为一汽解放,主营业务变更为商用车,但一汽商用车板块同样面临着同业竞争关系。

  2019年11月29日,一汽轿车在公告中承诺,为避免同业竞争,将一汽股份实际控制的一汽哈轻及一汽红塔的股权全部委托给一汽解放管理,并且通过适当的方式,在不晚于满足相关条件的12个月内启动将两家公司的股权注入上市公司,或转让给其他无关联关系的第三方,或不再从事轻型卡车相关业务等的程序。

  业内人士分析认为,通用汽车从一汽轻型商用车公司撤资,一方面是因为一汽通用经营情况持续低迷,另一方面也在于一汽方面当时已做好了将一汽解放注入一汽轿车,成为上市公司的安排。而通用汽车所持一汽轻型商用车公司的股权收回,也便于一汽今后对一汽红塔和一汽哈轻的股权进行处置。

  事实上,一汽红塔的其他股东也在处理对这家公司的股权业务。今年6月,重庆产权交易所发布的一则公告显示,一汽红塔第三大股东云南合和(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2.25亿元的底价,挂牌出让所持一汽红塔31.2%的股权,且包括第一大股东、占股34.97%的一汽轻型商用车公司等在内的其他四家股东均放弃了优先购买权。

  有观点认为,以目前一汽红塔的经营状况,在短时间内肯定无法满足注入上市公司(即一汽解放)的条件;而在转让公告中,一汽红塔的第一大股东又明确放弃了行使优先权,表明一汽集团方面已做好了将一汽红塔彻底出手或变更经营业务的准备。

  与此同时,通用汽车近年来也在不断进行战略调整,瞄准电动化和无人驾驶的新赛道。根据通用汽车计划,其将在年底前撤出澳大利亚、新西兰和泰国市场。通用汽车首席执行官玛丽·博拉曾公开表示,近年来她发现公司有五分之四的汽车销量是销往两个最大的市场——亚洲和北美地区,所以通用汽车开始采取明确的战略计划,即放弃部分地区的市场,并先后退出了欧洲、印度、俄罗斯等地区。去年,通用汽车也曾表示考虑停止在韩国的汽车制造业务,最终在各方压力下仅关闭了一座工厂。

  对此,有分析称,纵观通用汽车开展的一系列“瘦身”行动,从一汽通用这一长期盈利能力不佳的合资公司抽身而出似乎也是一种符合情理的选择。

  值得注意的是,一汽通用的消亡也打破了通用汽车与一汽集团在轻型商用车合作的排他性。此前,上汽通用与上汽通用五菱均不能涉足生产1吨级及以上的商用车产品。而一汽集团与通用汽车的合作终止,意味着通用轻型商用车生产和销售授权的厂家不再由一汽集团独享。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责任编辑:Robot RF13015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